第543章 秘密基地(1 / 2)

值钱的抵押物早就被银行收去,能卖的东西早就卖了,为了不让负债影响妻子与女儿,趁着何以成对离婚犹豫不决的空隙,方见信第一时间与妻子周黎离了婚,并且打发她回了自己老家。

周黎本来不愿意的,直到他说出了一个秘密。

想当年方氏的生意如日中天的时候,借着老宅翻新,方见信就买了十八根金条偷偷埋在老宅院里最大桂花树下,寓意黄金埋家,代代富贵。

他女儿这一代,儿有方思源,女有何雨欣,雨欣姓何,不用那十八根金条这一世也会大富大贵。

就是思源,挺让人头疼的,生父摊上了宋源,当初他只是与何以成联手做局吓唬了一番,宋源就躲在城郊外的民房,白天不出门晚上饿到不行才出来买东西。

能力不行菜不自知,摊上这么个生父,我大外孙也是命苦,只怪女儿恋爱脑上了头,心与眼里都蒙上厚厚的猪油,还好后来,在何以成那个变态极端操作一番,一儿一女两个爸,这么算下来,女儿也不亏……

破旧的大门虚掩着,何以澈刚推开门,只见方见信手里拿着菜刀正恶狠狠的盯着他。

“哎呦没眼看了,黄鼠狼给鸡拜年了”

何以澈不怒反笑,随意的挥了挥手,识趣的保镖立马出了门。

明眼威胁刚走,方见信眼里的戾气一下子减弱了几分,手里的菜刀依旧被他紧紧攥在手里。

这是现在的他唯一能保护自己的筹码。

“何以成再怎么混蛋都是我的外孙女生父,我是绝不可能会帮你对付他的。”

“方老你说错了,何以成不仅仅是外孙女的生父,还是你外孙方思源的生父,我不需要你帮我对付他,我今天过来只是告诉你真相而已。”

大脑轰的一下炸开了,方见信气的双眼通红,立马拿着菜刀对准何以澈的脑袋。

“怀思源的时候,何以成连我女儿的手都摸不到,他怎么可能是思源的生父,说谎要遭天谴,说到天谴,哦,我忘了你何以澈,虽拥有巨富,但父母早亡以至于从小缺爱内心阴暗,长大后为了与颜英在一起,又不折手段拆散颜英与她的初恋,颜英与她的初恋可是郎才女貌天作自合,结婚后的颜英与你在一起,又是流产又是突遭车祸,可惜的是车祸并没有撞死她,不然的话,从小缺爱的你也不会人模狗样的站在我的面前,说着狗屁不通的屁话。”

十分淡定的拿出准备好的鉴定报告,何以澈又打开旁边的手提袋,露出里面的百元大钞。

“这里有二十万,差不多就是当初宋源把你女儿卖给何以成一晚的价钱,也许当时的价钱比二十万更多,我说不准,毕竟当时的我不仅缺爱还是个刚懂事不久的少年。”

一刀狠狠劈在厚厚的百元大钞上,方见信扯着何以澈的衣领,摁着他的脑袋哐哐的就往墙上使劲撞。

“说什么胡话,你到底在说什么胡话,天杀的玩意你竟然敢骗我。”

即便脑袋被撞的有些发昏,何以澈努力站稳身子,依旧保持刚进门时的优雅。

“我有没有骗你,你想办法验证一下不就知道了,我就不明白,雨欣不也这么样来的,你的反应为何如此不一样,方老年纪大了,不要生气,气出毛病你女儿会很头疼的。”

屋里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,为首的保镖头子熊明泽在心里默念老板预定的时间。

一分三十秒…两分五十九秒。

熊明泽正欲带人冲进去之际,只见何以澈面无表情的从屋里走出。

他额头的鲜血直直的流下,雪白的衬衫刹那间被鲜血染红,熊明泽看了直皱眉头,立即上前关切的问,“老板你还好吗?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吗?”

何以澈摆了摆手,仿佛此刻受伤的人不是他。

“不打紧我还年轻,受点伤没有关系,帮里面的那位,他作为有名嗯宠女狂魔,受的伤害可大着呢,帮他尽一切帮他。”

方见信气的怒火中烧,奋力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。

老了又怎样,他就算老了也能为女儿狠狠出口恶气,更能为外孙女外孙谋取泼天的富贵。

头上伤口包的像粽子,身着花衬衫,脚踩着一双人字拖,何以澈以这种形象第一次出现在刚睡醒的颜英面前。

颜英开门第一反应,按错门铃了吧,大哥你谁啊?还是后来他吱声招呼了,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他是自己老公。

反应过来的颜英第一时间拉着他左看右看,“被车撞了,还是与人打架了,谁?不会又是莫小飞吧,拜托你们都快三十的人了,以后别玩这种无趣的游戏,没有一点的意思。”

何以澈傻呵呵的笑着,对头上的伤口并没有任何的回应。

“我现在帅吗?”

说着,还故意对着她转了一圈。

不明所以的颜英一脸真诚,“不帅,臀翘衬衫花,人看着还挺傻的。”

何以澈听了一点都不恼,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“老婆,其实我一点都不傻的,我还挺坏的你是想现在知道还是永远都不知道。”

无所谓的摆了摆手,颜英淡然道,“一天的净整些没用的,你要是再和莫小飞打架把脑袋搞得像粽子,或者受伤把身体包的像

最新小说: 港综:大枭是怎样炼成的! 东京斩神:本地的传说要不够了! 美利坚:从收购米高梅开始 全球进化:我移植了至高神心 重生换亲后,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恋综:开局科目三,我火爆全网 2005从拿走苹果气运开始 病娇真千金马甲一掉,全球轰动了 全球大航海:开局解剖古神 神话:图腾时代